链接  LINKS

霸王龙3 (2).jpg
Spacey Costume
Space Army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
© 2018 greenteachinese.org

生日

父亲在医院门口来回踱步,我在母腹中迟迟不出。

“快点生吧!”父亲本不信教,但他不由自主地祈祷起来:“佛祖啊!上帝!老天爷!你让这孩子快点儿出来吧!”

助产士出来了,父亲着急地问:“七号产房生了吗?”

“还早呢!刚开了五指,一切都正常。你着哪门子急呀?”

“哎哟!都快半夜了,我能不急嘛!”

“你在这儿干着急也没用,回家等着去吧。不会有什么事儿的。安安生生睡一觉,明儿早晨再来,精精神神儿的,多好!”

那年代,在中国,妻子生小孩不兴男人帮助。父亲着急,另有原因。下午他来医院探视,听到两个工人的一段对话:

“嘿,我说,咱们得赶紧把这国庆的牌子给摘下来。还有这些个花儿、松枝儿、彩带伍的,都得拿下去。

“咳,急什么?都快下班儿了,明儿个再说吧。”

“明儿个?明儿个你是给谁庆祝国庆啊?那可就犯政治错误喽,老弟!”

“哎哟,可不是吗!今儿都九号了,你不说我就忘了。”

父亲笑了笑,心说,这位工人觉悟还挺高。笑容还没落下来,他的脸就僵那儿了,他想到:不好,我这孩子要是生在“双十节”,可就麻烦了!以后庆祝生日,不是惹嫌疑吗?快点生吧!无论如何,也要在半夜前出来呀!

可我不争气,过了午夜,才开始挣绷。我的出生证上的日期是十月十日。

父母悄悄地讨论了我迟到的后果,决定欺骗组织一回。去派出所报户口之前,父亲小心翼翼地在“十”下面添了一笔。于是,我的法定生日就成了十月七日。